服務項目總覽(2018.03更新)

預約服務請填寫表單,我們收到款項後將於三至五日內回覆訊息,謝謝。

28579809_10209135553180878_59960815_o.jpg

注意:所有價格皆不包含到府服務的車馬費,此外,緊急個案費用另計。

法律聲明:所有服務皆不屬於也無法取代醫療行為。

【生命探索】

在此部分瑄結合了全數的專業提供服務。

生命指導

探索相對指導更有彈性,對於沒有接觸過的人相對溫和。

生命探索

指導比起探索更深入,不只要有顆準備好的心,還要願意與我配合、準備在生活上有所調整!
個案必須配合固定見面、確實做好練習項目、按時記錄並覺察自己的變化、心情、狀態。

注意事項:

預約生命指導的個案需有生命探索經驗

個案過程中會不斷消耗體力與精神建議個案進行服務前後不安排行程,確保充分休息

個案在進行服務前、中、後都不能飲用刺激性飲料,酒、茶葉、可樂等。

預約此服務項目的朋友,必須完全配合陪伴師的要求。

【動植物溝通】

  • 一般溝通 

提供的管道有:面對面、視訊、語音、文字,到府費用另計。

  • 特殊溝通

離世溝通、走失溝通皆屬特殊溝通。

  • 動物內心工作

有助走出內在創傷,適合領養的毛孩,價格涵蓋溝通。

不確定預約項目,可預約諮詢。動物諮詢費800元/次

【其他服務】

  • 居家風水

諮詢風水服務需拍攝服務區域的照片,照片需平拍清晰、燈光明亮。

(例如:房子正面照片、樓梯、走到、各個房間、廚房、客廳……等等照片。)

基本除障清理

空間修護重整

寶物淨化

  • 人體/動物

能量體清理

能量體修復

個案資訊私訊需包含:真實姓名、性別、當日拍攝正面全身入鏡照、問題清單。

【特殊服務】

舉例:解降頭、解法術,其他特殊問題處理。

 

廣告

個案紀錄:所有愛我的,都會離開…

妞妞是附近的浪浪,這次溝通的起因是他們工作室的租月到期,大家擔心未來這裡的人會不會對他不好,想要透過溝通確認妞妞有沒有想跟其中的誰離開。

那時候妞妞說『我有記憶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裡了。來來去去,對我好的人,都會在某一天突然的消失無蹤。沒有一個留下來。每當我終於開始信任,得到的只有失望與悲傷。』我能做到最好的回應,就是靜靜的聽著,將他的悲傷與眼淚深深的印入心底。

「你願意讓我擁抱你的過去嗎?」這是那次生命探索的開頭……

///

「你好,我是姐姐,你願意和我聊聊嗎?」

牠一個起身走出大門,準備離去,走了幾步卻逐漸放慢速度,我抓緊機會走過去。

「妞妞,姐姐就坐在這,我陪你。」

我不知道牠如何看我,也不知道在工作室內的案主們在想什麼,我僅有的是一份同理與關心。沒想到妞妞也在我一旁坐了下來,我們一人一狗就這個面對著巷子口,天色漸漸黯淡,路人走過還會回頭望我們一眼。每次個案裡,我的理智與直覺都在打架,這是這是我最初期頭三個個案之一,我的理智告訴我,我應該要失業了,怎麼會有這種荒謬的場景與直覺,但我還是做了。

「妞妞,你不是一個人。想哭,就哭吧。說與不說都沒關係。」

沉默的時間,感受總是特別漫長,但就在一分鐘內,我看見了妞妞的眼淚。同一時間,我看見他的生命歷程,過程裡他的心聲、情緒、傷痕,我也認同了自己的直覺與這條路。

「來,姐姐抱抱你,她們(指的是案主)都是真的愛你,你正被愛著。」

我們展開了很長的談話,那時候我在妞妞身上做了還是很雛型的生命探索,後來進屋我們大家都看見了妞妞的眼神不只清澈許多,他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

最後妞妞選擇留下,我能看見這些在乎牠、愛牠的人們眼底的感動、不捨及擔心。

妞妞這麼回答『我想留下來,因為這裡才是我的家,我還是會難過,但是更期待看到愛過我的人回到這裡,看見我們都在自己選擇的、最喜歡的地方活著。』

 

Ps基於隱私問題,毛孩的名子並不是真名。

個案回饋01

『臻……妳寫的回饋都像在業配其他課程跟書耶』「可是我真的很想替妳的服務寫回饋欸,生命探索真的超棒的!」

『不然妳想想,為什麼當妳想著要替我寫回饋就會變成其他人的業配?』

因為我無法形容妳的服務!妳的服務讓我真正吸收過往所學習、經歷的一切,以前我認為自己必須拼命學習,卻無法將一切徹底融入生命,成為我的一部份。」她開心的驚呼,我太喜歡這個覺察了。

臻是我的個案,在三次生命探索的過程裡,我們一起看見了母親關係課題的全貌。

生小孩前,我不斷地挑戰自己,我熱愛嘗試錯誤。但在二十八歲時我卻發覺自己脆弱的一觸及碎,這讓我開始求助認識自己的工具。我非常想要去上很多課,讓自己維持正面,恨不得立即離開內在的痛苦。但我只是不斷在安靜獨處時,不得不赤裸地面對自己真實的樣態。
「我要變得更好!」是她最常放在嘴上的句子。她對自己非常嚴格,無時無刻追求更好的自己。她確實上了非常多的課程,閱讀大量與神對話這類書籍,還有卡牌、能量產品。

生命探索最常使用的方式是在個案完全清醒的情況下,直接探索潛意識隱藏的信念。我在看見她的原生家庭課題後,給出解放句子後,可是她的身體卻呈現強烈的抗拒,這表示需要另尋探索方法。我變更做法,換走表意識層面,從她更能理解的角度協助她與她的原生家庭和解,引導她與母親展開對話。她說,母親是個什麼都不說的人,太堅強了。她說她只能遠遠看著母親不快樂,母親揮霍自己,而她無能為力。

我告訴她『好,現在我是你的母親。我們對話吧!』她覺得很新鮮,身體也變得放鬆,於是調整坐姿後我們開始嘗試探索。

『媽很愛妳,所以捨不得妳這樣。』『媽知道堅強很累,但也唯有我夠堅強你們才得以展現脆弱。』當這兩句話從我口中說出,她頓時淚如雨下。

她總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不夠堅強。不夠堅強到她的母親能卸下自己堅強的盔甲。此刻她看見了自己信念的原型。我給了幾個句子,讓潛意識將錯位的的等號拆開。過程中,臻的女兒無數次走到她身旁對她輕撫。結束後她「我剛剛鎖起來的肌肉都鬆開了,整個人好輕鬆喔!」

我開始重拾我的生命史,在重複的回顧、覺察自己企圖隱藏或憤怒的過去,就越能與它和解,用新的角度看那美好的自己。       --臻

生命探索的核心

生命探索在做的,是覺察。

我們花了人生許多時間努力的向外尋找,卻忘了向內探索。

總是努力創造自己的價值,但事實上存在本身就是有價值的。

所有我們追尋的答案,都在自己身上。

生命探索在做的,是整合。

我不是醫生,不醫治任何人,不做絕對性教導。

把身體、心智、靈魂整合好,就能讓「自我」流暢的循環運作。

我們需要的,其實都藏在我們身上。

生命探索在做的,是實踐。

我們透過情緒覺察信念,整合自我認知,最後回到生活實踐。

實踐活在當下,你會發現無時無刻都在覺察。

實踐身心靈的整合,你會與全部的自我和解。

生命探索的實踐,就是讓我們從生存狀態進入生活狀態。

生命探索的價值核心,就是真真實實的體驗「人」。

踏實的活在地球,完整感受「全人」,活出自己。

走上自己的內在道路,與一切相互滋養共存,清晰地洞見生命一切都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

—2018年 3月份活動一覽—

不無聊讀書會《學校在窗外》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04066252988471/?ti=cl

生命探索工作坊 第壹場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49626192198269/?ti=cl

肢體探索- 手揉肉桂捲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388806297930193/?ti=cl

相關文章:淺談生命探索的核心

個案回饋00

「還記得第一次,妳說我太壓抑了。我總是把情緒壓的很低很低,認為負面情緒是不好的。現在,我接受我自己產出的任何情緒,再慢慢解讀。就像聽笑話一樣開心的心情一段時間會消失,負面情緒也是。而沒有解決掉的負面情緒才會困住一個人。我很高興也謝謝妳陪我做過的靜坐練習與探索。」       --女孩的回饋

她一向話少,第一次見面,我感覺她把自己縮的好小好小。她總是默默的在角落,安靜的把工作做好,當獲得稱讚的時候又會整個人像燃起火光那樣突然地亮起來!

我們是朋友,會進入到靜坐與探索只是因為有天我問她想不想試試看靜坐,我帶引導。短短三十分鐘,我們把專注力放回身體,緩慢的在身體上游移,真實的去感受,溫柔的、放下批判的感受。結束後,她突然紅了眼眶,與我分享了她的生命故事。

那是一個對朋友牽掛的故事,一部分的她停在故事結束的時間點裡沒有繼續前進。

我們平行的坐著,一邊聆聽的同時,我看見她的許多牽絆與情感也一並鎖在這則故事裡。我們玩了小小的遊戲,我扮演她的朋友,然後我也扮演她自己,我讓她與自己的內在對話。這是我在生命探索服務中會使用到的技巧之一,融合家排的概念,直接將內在視覺化在對方面前。

不是每一次都是一樣的公式、方法,有一次很有趣,單純是靜坐的時候她發現了自己的左手比較沒力,她想探究原因。結果探索到了童年過往……

我們每一次道別都會擁抱,擁抱的同時除了感受彼此也隱含了深深地祝福。

「看到妳開工作室,給妳小小的回饋。」她捎來的訊息。

總之,很謝謝妳的回饋。謝謝妳願意讓我分享。看著妳從最一開始的沒安全感、緊繃,到現在因為接納自己而變得曖曖內含光,有的是無盡的喜悅。我們一起在各自的生活裡傾心過好每個當下。

淺談生命探索的核心

當我說「我」的時候,我如何知道「我」是我?我們的「身體、心智、靈魂」三個面架構出了「我」這個自我主體意識。「我」的一切皆從「我是誰」的問題意識啟蒙開始。

在這篇我試著先將內在的三個點做解釋,接續著會以「自我主體意識」、「辯證關係」這樣的概念補充更多文章。

身體

我們用身體與自己的內在建立關係,也使用它來與外界建立關係。

嬰幼兒時期的肢體探索是最早萌生在我們每個人生命裡的「我是誰」。在自覺到身軀的同時,「我」就開始了一連串的觀察、探索,把從外界(註1)蒐集而來的訊息試著在自己身上模仿學習,我們透過身體,在靈魂上意識到自己「真實存在於世界」。幼兒要一路到進入上學階段,才被教導如何在心智上意識到「我」的存在。

從擁有身體的那一刻起,我們不斷不斷地理解到生命是最美好的禮物。透過自我的肢體探索、觀察模仿而來的肢體運作、律動,每一次拓展身體邊界的活動(註2)裡,我們都重新認識「我」的可能性。而「我是誰」就是每一次進入這樣活動狀態的動能。

註1:太極是由黑白(陰陽)組成的圓--色光的加總是白,代表著無形的精神界;色彩加總是黑,代表有形的物質界。外界的以外的是以「我」為主體的整個自我。

註2:例如健走、跑步、瑜珈、登山、極限運動…等等需要使用到身體的活動。

心智

透過心智思想,拓展「自我主體意識」的邊界。

可能從內萌芽,也可能是外界向我們試問「你是誰」,當腦海中開始思考「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等等問題的時候,就是心智層面的「我是誰」開始運作。我們對於知識、真相、科學的各種求知慾裡頭的動能也是來自「我是誰」這個問題意識。笛卡兒提到的「cogito,英譯"I think, therefore I am”」,透過「我是誰」的問題意識,他採用了「懷疑論方法」拓展自己心智的邊界。

靈魂

因為渴望知道「我是誰」所以出發去探索,透過「靈魂的感覺」去探索「我是誰」。

在現今主流意識裡,依照對於「人」的理解致力發展心智、身體的潛能,卻忽略靈魂的重要性。當我們壓抑靈魂,就會感受到生命的不完整、不滿足。當無法全然的認識人性,就無法找到自己(在我認為,人性裡頭包含了靈性),我們會用盡全力試圖「創造」生命價值。但其實我們光是「存在」就是有價值的,又何必創造呢?我們的生命價值是確實存在的,我們要做的是在有限的生命裡去創造「無限的可能」拓展「我是誰」的邊界。

 

身體、心智、靈魂三個點不斷地、相互影響著,三個點拉出了一個張力面。每一次拓展生命邊界時,就是張力面的拓展、延伸,也就是「我」。這個「我」也稱為「主體意識」。我們必定與自己發生關係,也與外界發生關係,我們的世界由各種關係組成。當我們開始在生活中付出行動,外界就會刺激我們心智頭腦的運作、靈魂的啟發,我們會看見更多、擁抱更多的自已。

這裡提到的「關係」是一種形態,是辯證關係。辯證關係猶如DNA的雙股螺旋,當兩條螺旋曲線相互纏繞,形成了螺旋運動,此圖像便是「辯證關係」的形象化。「我」是完整的主體,是獨立個體。他人是擁有「我」的主體,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我」,所以有了「我們」。

面對情緒,你也對自己的殘忍嗎?

和朋友在餐廳用餐,她的孩子安穩的平躺在皮椅上。

過一會,孩子發出聲音、微微睜開眼睛,因為渴望母親的擁抱而將雙手伸向空中揮舞,一個掙扎翻身就這樣滾到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朋友讓孩子爬起來,拾起、沒入懷中安撫,孩子大哭。冷靜以後,孩子說餓了,桌上有特地請餐廳為孩子準備的飯。孩子卻吵著要吃麵包。一會兒說要、一眨眼又不要,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我問「是不是沒睡飽?」,朋友說『是,她今天少睡午覺。剛剛睡太少了。』

我的這個問句背後,是一個貫性思維。我們所有人,不管有沒有生過孩子,都多少接受這個邏輯:孩子用肢體語言、行為情緒(哭鬧)表達他們有需求。睡不飽的哭鬧,就跟肚子餓、尿布髒一樣是最常出現的幾種。

面對孩子睡不飽的哭鬧,方法非常簡單--讓孩子睡吧。睡飽就好了。

在孩子基本生理需求沒有被滿足的當下,呈現的就是所謂的狀態不好,我們都同意孩子的需求有被滿足的必要。

如果我們能接受孩子的需要,那為何無法溫柔擁抱自己內在小孩的需要?

我們肚子餓會選擇面對它、感受一下飢餓程度、去吃飯,

身體不舒服會選擇面對它、試圖了解狀況、選擇方式照料身體,

但為什麼有了情緒卻選擇用敷衍的方式、選擇斬斷?

我在這裡面使用了很多個「選擇」,因為事實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的選擇。

情緒的起伏,也和其他感官一樣,幫助我們理解自己、體驗生命。

當我們不再對情緒貼標籤,不強迫自己、要求自己停止情緒時,我們眼裡的世界將產生巨變。

面對情緒,請嘗試三步驟:接納它、擁抱它、與它和解。

你會看見不一樣的自己。  

舉例:此刻我很生氣。

1.接納: 問自己,我能接受我現在很生氣嗎?

A.我願意接受(那就繼續到第二步驟)

B.我不願意接受

(告訴自己:我現在不願意接受/抗拒 我的生氣。)

(試問,我能不能允許自己不採取行動?我願意給自己的不接受/抗拒 時間跟空間嗎?)

2.擁抱: 我再問,那我願意擁抱我的生氣嗎?

A.我願意擁抱

(這個生氣是什麼感覺? 舉例:是想哭?想毀壞物品?想咒罵?想被擁抱?)

(這個生氣伴隨什麼想法? 舉例:我覺得不公平?我不甘心自己受委屈?)

(這個生氣是一個進行式嗎? 舉例:一開始我覺得憤怒想摔東西,後來我感到委屈開始落淚,此刻我渴望有個擁抱讓我感受到自己被理解……)

B.我不願意擁抱

(告訴自己:我現在接受我的生氣,但我不願意擁抱生氣。)

(試問,我能不能允許自己不採取行動?我願意給自己時間跟空間嗎?)

3.和解: 我願意感謝(放過/放下)我的生氣嗎?

A.我願意和解

(感謝自己願意嘗試,感謝情緒帶我們看見的。)

(允許自己做現在想做的,允許自己擁有感受,允許自己嘗試。)

B.我不願意和解

(告訴自己:我現在不願意和我的生氣和解。)

(那我願意給自己時間跟空間嗎?我允許自己日後再次嘗試嗎?)

愛自己,從情緒開始吧!  

 

延伸閱讀:內在神聖空間

 

愛,有條件嗎?

過去我一直奉行著「愛,無條件」的想法生活著。

我愛這個世界,盡管到處都有黑暗、死亡、不順遂。

我愛所有生命,就算是不認識的、不喜歡我的、無法舒適相處的、彼此價值觀對立的。

我無條件的愛我的貓、家人、朋友、伴侶、生活週遭的一切。

 

我想很多人都與我一樣,受夠有條件的愛了。

我們都深刻體會到,在有條件的愛裡,被愛與愛人,都是一種綑綁、甚至勒索。

有條件的愛讓人不快樂。無條件的愛,更完整。我們彼此都更自由。

但,當愛無條件以後,我們就真的快樂了嗎?

 

我們要理解到,讓我們快樂的往往不是愛本身,是我們對愛的期待。

也可以說是對一段關係的期待。

一直以來我以為愛是沒有條件的,直到有天我問自己,「如果愛是無條件的,那我怎麼會難過呢?」

我們無條件的愛著那些有條件的人,為什麼會難過呢?

當我們用無條件的愛,去愛我們的另一伴,怎麼會感覺到受傷呢?

當我們無條件的接納這個世界,又怎麼會被世界的苛刻弄痛,感到挫折沮喪?

每一次受傷,我們都想,難道愛不能是無條件的嗎?親愛的,條件是什麼呢?

有些人的條件,是關係中的利益。有些人的條件,是關係中的平等。

那無條件的愛裡面呢?有條件嗎?

再多的錢都買不到真正的愛,愛是我們內在自然而然產生的,愛是無法用條件交換來的。

愛牽扯到自由意志,愛在我們每個人的靈魂深處。愛,是原始的本能。

這些,都是為什麼愛無條件。當愛有條件了以後,就無法凸顯它的價值了。

所以,到底在我們無條件的愛裡,條件是什麼呢?

我們就像埃及女神,隨時拿著秤子衡量心臟和羽毛的重量。

「我就是想愛你,我不要求你改變,我只是想愛你。」我用我無條件的愛去愛你,不要求任合條件。

「無條件的愛是我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現在我把它給了你。」這是我們很少看到的一條信念。

「為什麼你不能明白愛沒有條件呢?」當對方提出期待、要求的時候,我們感到痛心。

「我要你的條件做什麼呢?那些都不是你身上最有價值的。」給我無條件的愛吧。

實際上,只是我們沒有看到我們的條件而已。

錢能證明愛嗎?那什麼能證明愛呢?愛這麼的無價。

 

就用無條件的愛證明你的愛吧。

那麼現在,愛,真的是無條件的嗎?

 

直覺= 萬能?

直覺又稱為第六感,其實我們也不只六種感官。端看我們的個人發展罷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在學習著如何與我的直覺共處。

就像這世界大部分的人透過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觸覺等等認識這個世界一樣,直覺也是我認識世界的一種工具。也是我艱難的挑戰。

很多羨慕我的朋友會說,有直覺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可以有安全感。其實不然。

很多時候,直覺讓我感到徬徨、不安、難以抉擇。

舉個我小時候最常發生的例子:剛入班的時候,大家互不相識,有些人明明非常友善,我卻特別想迴避,心中一直有股直覺「要小心對方」。但我對自己非常嚴格,我認為自己不該有分別心,要開放的接納所有事物,所以往往選擇譴責自己後不理會直覺得與對方交心。結果往往被傷害的很慘。這時我又會譴責自己,我認為是我自己的刻板印象讓我們變成這樣。

還有一個例子也很有趣,是在我開始學會與直覺共存以後:我有個直覺也是非常強的朋友,有時候我對於知道的事情想裝死,就會問他。有次我問他「你覺得我會跟他在一起嗎?」他回我『不會。』唉,跟我想的一樣,但我不明白啊!我跟對方明明就互有好感!所以不死心的又問「為什麼?」他回『妳太胖了。』我感到不以為然,但也豁然開朗。

針對這兩個例子你們可以看到,直覺點出了結果,但我自己也無法從當下的資訊導出這個結果,而且還認為這個直覺資訊出乎意料。

我不斷反覆的從經驗中學會了一件事-- 唯有直覺是不夠的。

其實直覺,才是最需要智慧、覺察、思考。

直覺和我們其他的所有感官,都是覺察工具。而覺察本身是一種態度。

我們需要智慧接納所有感官資訊,尤其直覺。因為往往直覺帶給我們的資訊會反覆被大腦審查、阻撓。不僅僅是接納而已,我們要時時保持覺察的態度。覺察--就是好好活在每一個當下。我們的心在哪,注意力就在哪。完整的活在每個當下,就能完整體驗生命。

在第二個例子裡的發展,我們確實沒有在一起,但不是因為我太胖。我這個朋友,他一直嫌棄我太胖,所以我所有他看來不順遂的事情,他都覺得是我太胖害的。但真的嗎?

對待直覺的整個過程,合理的質疑是必須的。

透過思考,將所有過程連結在一起,建立起我們的縝密架構。我們的世界觀、價值觀、生命觀。

但要能同時接納我們的直覺、當下的現實情況、我們的質疑,談何容易?

 

個案分享:奶茶 我值得被愛嗎?

可以問問奶茶為什麼都要在這裡上廁所嗎?為什麼一直想進來家裡?

「乖女孩」我摸摸她,她開心的飛撲到我身上。「乖乖,跟姊姊說為什麼你要在這裡上廁所?」

奶茶:因為這裡亮亮的,不會怕。姐姐,我這樣是不是不乖?我是不是不能被愛?

「沒事的,他們是愛妳的,所以找姊姊來跟你聊聊!」

我給了奶茶一個擁抱,卻無法讓她放心,眼神不斷觀望。我告訴主人奶茶怕黑,請主人告訴我他們希望奶茶在哪裡上廁所。

「奶茶,以後在這裡上廁所好嗎(我用畫面給她看)?」

「因為你在現在這裡上廁所,東西可能會壞掉,而且很難清理。」

「妳放心,大家不會因為這樣不愛你的!」我送給她大大的愛的擁抱,她終於又展開笑顏。

事後,我和主人說這次溝通奶茶多次提到「大家會不會不愛我?」。

主人有點無奈的說『我爸媽確實會這樣說話。他們也總是這樣告訴我們。』

 

『你再__,我就不愛你。』這是他們一家再熟悉不過的句子。我想這也是許多人熟悉的句子吧。

奶茶是我第一個陌生個案,就像在告訴我,我的每一個案子都是需要時間、耐心、以及能力。我總是感恩自己在冥冥中受到眷顧。會成為我的個案,通常都不簡單。

溝通過程很長,所有主人想知道的問題最終都圍繞著這個主題「我值得被愛嗎?」

這不單單是奶茶的內在問題,是這整個家庭的內在都這個問著。這是一次動植物溝通能解決的嗎?

如果個案來找我做動植物溝通,我卻告訴個案「你們家要好好面對這個課題」那不是很莫名其妙嗎?我請妳溝通我家的狗,妳現在是說我們人有問題嗎?

當我們無法肯定自己值不值得被愛的時候,我們也會害怕看見這個問題赤裸的在自己面前。

我們會想逃避,會希望有魔法的出現讓這件事被一勞永逸的解決。

很多時候,我們又會對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而感到罪惡、不應該。這是一個惡性的迴圈。

當時奶茶的主人告訴我,她因為孩子真的沒辦法花更多心思在奶茶身上。

我只請她每天睡前,閉上眼睛靜靜的給予奶茶愛的擁抱、也感受奶茶的擁抱。

 

隨著時間的洗禮,一次緣分下主人找我做了第一次的生命探索,接著這個問題浮出檯面。

時機來臨,終於開啟了對話。

『我覺得自己面對奶茶會有情緒,很像看到了不被愛的自己。』主人事後和我分享還是紅了眼眶。

感恩奶茶的主人這段日子以來建立起的勇氣,一步步的面對自己。

站在陪伴者的位子記錄這些日子,我也參與了一次次洗禮……

祝福2018妳們都能越來越愛自己

 

我值得被愛嗎?我認為答案都在我們心裡。因為這個問題的下一個問題的是,愛到底是什麼?

整個過程我唯一能做的,是協助當事人開始關心自己。

讓我們把重心放回自己吧。有一天我們就會說出「我值得被愛。因為我正在愛我自己。」

親愛的,

愛是動詞,所有的問題與痛苦,讓我們從行動開始吧。